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蔬菜集锦 >> 媒体转载 >> 内容

上海市青浦区乡村振兴掠影

时间:2020/10/20 8:44:59 点击:

近几年,上海市青浦区接连迎来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长三角生态绿色发展示范区的“天时”,得天独厚的区位和生态等“地利”日益显现。在这一背景下,“人和”的作用能否得到充分发挥,显得至关重要。

  “作为指导服务‘三农’工作的一员,我深刻认识到,青浦区已经把乡村振兴的成色列为检验‘人和’的重要标准,这些年的建设成就有目共睹。”青浦区农业农村委员会主任谢辉说。

  

  家园大变美如画

  这些年,上海着力做好“美丽家园、绿色田园、幸福乐园”建设,上海居民的微信朋友圈出现了一股“晒乡村”的潮流。因有着上海地区唯一的“园中村、村中园”——莲湖村与青西郊野公园等独有美景,青浦区受到众多游客的青睐。

  莲湖村党总支书记周红萍告诉记者,原以为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游客数量会减少,没想到来的人更多了。

  据村里的老人说,这些年不管天多热,总有游客在荷香、稻花香的绿色田野上流连;不管天多冷,总会有人慕名前来观赏拍摄残荷和红树林。

  莲湖村2015年被评为上海市“美丽乡村示范村”,2018年获评“全国生态文化村”,同年入选上海市首批9个“乡村振兴示范村”,2019年获评“中国美丽休闲乡村”。一连串的荣誉背后,是上下同心的乡村振兴建设。

  “青浦区去年提前全面实现美丽乡村(镇级)达标村创建全覆盖,村子变美了,老百姓可高兴了。”谈到美丽乡村建设情况,分管该项工作的青浦区农业农村委员会副主任朱雪生满面笑容。

  记者通过朱雪生了解到,青浦区提前完成美丽乡村(镇级)达标村创建全覆盖的同时,还有一个目标是2020年区级“美丽乡村示范村”建设达到50个。截至今年上半年,青浦区已经累计开展创建55个。

  在重固镇徐姚村,10点多的太阳把整个村子烤得火辣辣的。今年72岁的石桂芳和她的姐妹们却开开心心地在公园里除草,为了让村子顺利通过市级乡村振兴示范村验收,石桂芳和她的姐妹们成了临时绿化维护工作者。

  “这些年村里大变样了,环境美了,每家房前屋后都建起了小庭院、小花园、小菜园,我们都享福了。”说到村子的变化,石桂芳连连赞叹。

  

  绿色农业迎新机

  青浦区都市现代绿色农业的特点是“一粒米、一盘菜、一枚果、一条鱼”。为了实现产品绿色、产出高效、产业融合的承诺,这些年,青浦区各级党委、政府没少在“绿色”上花功夫。去年,青浦区农产品绿色认证率达到22.85%,名列上海各涉农区前茅。

  围绕绿色发展农业,除了愿意花功夫,更需要精准投入。2019年,青浦区完成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淀湖源味”国家商标注册,第一时间吸引26家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加盟,产值超过4亿元。今年上半年,公用品牌加盟合作社达到33家、产值达到2.8亿元。

  记者走进练塘镇朱枫公路片区万亩良田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段,上海泽福食用菌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彭长儿正赶往林下蘑菇基地。前一天,东庄村200亩林下蘑菇完成了下料。据彭长儿介绍,这个赤松茸基地10月底出菇,一直持续到明年6月。

  “生态绿色农业必须通过创新提高竞争力和附加值,创新成了企业的文化,因此有了活体菌菇产品和林下生态化出菇。”彭长儿说。

  “蔡伯伯”同样意识到青浦农业必须走绿色道路,通过创建品牌获得竞争力、实现附加值。“蔡伯伯”是位于上海青浦区金泽镇淀山湖畔蔡伯伯生态农庄的品牌,自2014年做农业开始,坚守绿色和品牌理念,2016年试种鸭稻米,2019年近600亩水稻全部获得绿色认证。

  如今,金泽镇成为长三角绿色生态发展示范区的核心,未来充满期待。

  记者通过青浦区农业农村委员会产业科科长陆春燕了解到,和“蔡伯伯”一样,青浦新农人对新时代新机遇充满信心,这是青浦绿色农业和品牌化的不竭动力。

  

  “幸福乐园”成标杆

  青浦拥有被誉为“上海最美农家书屋”的朱家角镇林家村薄荷香文苑,并逐步打造乡村“幸福乐园”。

  青浦区农业农村委员会副主任邓春兴说到“幸福乐园”,除了自豪,更多的是满足。他说,青浦的农民在“幸福乐园”建设过程中成了主角,真正做到了共建共享。

  为村子带来改变的薄荷香文苑女主人陈君芳,从艺术工作者变成了新农人。2017年,她成立串方农业专业合作社,以“薄荷香”为品牌,帮助村民走上了绿色农产品产销一体化道路。

  城市人变成新村民,走出去的村民做起了新农人,是林家村这个“幸福乐园”里的时代故事。而在青浦城区附近的塘郁村,这些年也上演了一个村民和外地投资人联手共建“幸福乐园”的故事。

  说起青浦联怡枇杷生态园,青浦人没有几个不晓得的,不少上海市民也知道有这么一个能吃能玩儿的“城市后花园”。可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二十多年前,这个生态园难以为继;二十多年后,生态园虽迎来了800万人次游客,却一度面临被拆的尴尬局面。

  记者在联怡枇杷生态园看到了火龙果、释迦等10多个热带水果园,生态园的产业早已从单一经营枇杷鲜果上升为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据上海联怡枇杷乐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沈振明介绍,因为一产和三产的美誉度,枇杷园虽然因为疫情停业两个月,但经营并没有受大的影响,节假日游客反而增加了20%,其中5%是长三角慕名而来的游客。

  记者通过从学校毕业便回村工作的塘郁村党支部副书记徐月萍了解到更多信息:2009年-2019年期间,枇杷园实现了6亿元产值,比第一个十年增加了10倍;向塘郁村村集体支付的租金从20多万元增长到200多万元,十年增长了10倍;接下来的十年,枇杷园已经有了超过20亿元产值的规划,酒店、房车体验中心、优质农产品营销中心等项目建设已经就位。来源:农民日报 胡立刚

 来源:上海蔬菜经济信息网
  • 上海蔬菜经济信息网(www.vera.sh.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上海蔬菜经济研究会 网络支持:上海市农业科学院信息所网络部

    沪ICP备1902233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