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蔬菜集锦 >> 媒体转载 >> 内容

新农人“新”在哪里?

时间:2020/10/14 8:34:22 点击: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教授 李焕征

  如何实现小康,让农民尽快富起来?近几年快速崛起的新农人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何谓“新农人”?他们又做了哪些事情呢?一般情况下,新农人是指具有一定科学文化素质、能够掌握现代农业生产和服务工具、拥有一定经营管理能力,以农业生产、经营或服务贸易作为主要职业,以农业收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新型农业从业人员。其中,大学生、企事业单位白领等作为新农人到农村创业,是中国社会变革中出现的新现象。他们带着新的技术和经营理念投身农业生产,带领农民致富,推动农产品走出大山,走向广阔的市场。这是改革开放新时代值得大书特书的一件事。

  与传统农民相比,新农人关键就在于以下五个“新”:

  一是新农人新思维。新农人不仅看到了“金山银山就是绿水青山”,而且在把传统农业嫁接上互联网的时候,让一代代守护着绿水青山的农民盼来了金山银山。贵州册亨县被称为“中华布依第一县”,少数民族人口占到了总人口79%,然而这个美丽的地方却也曾经是贵州最贫困的四个县之一。当种植户们把他们的糯米蕉带上新电商平台,形成了覆盖育苗、种植、分拣、加工、包装、深加工、冷链物流、产业园区观光旅游等一二三产业全链条的产业格局的时候,小小糯米蕉却成了大产业,全县也由此脱贫。

  二是新形象与新业态。新农人们甘愿放下大学生、白领的身价,探索新农业新业态。四川大凉山的95后空姐何爽,放弃大城市的优越生活,回到大山种起了石榴。当初离开大山是有理由的,如今回乡创业更有道理。“人均一亩三分地,户均不过十亩田”是国内许多农村的真实写照。这样的条件决定了农村很难留住人。而如今,小农户融入电商大市场,“何爽们”正是看到了传统小农模式下的分散农田,在云端拼聚成为超级农场,再通过互联网将小农户、合作社和现代农业实现有机衔接的可能性。新业态吸引的不仅是农民,空姐、大学生、公司白领也纷至沓来,像毕业于浙江音乐学院的施林娇,自愿回家乡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十八洞村创业;复旦大学毕业的王文一离沪返乡,瞄准了车厘子种植产业……农村再也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穷乡僻壤,新农人也不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

  三是新农具与新算法。农业农村部资料显示,农村“双创”人员80%以上会使用互联网,大数据平台也在农村开始推广。像宁夏中宁县的枸杞种植就用上了大数据平台,不用到现场,通过电脑,技术人员就能掌握农户的枸杞种植环境及加工生产情况。新农人的农具不再是锄头和镰刀,而是计算机、互联网、大数据,在用算法训练机器的同时,也可以训练农民,让他们变成技术工人,进而提升农产品的商品化率和附加值。正所谓:新农人迈出的一小步,可能会帮助小农户迈出一大步。

  四是新媒体与新渠道。科技下乡与农产品进城是农村工作的两个老大难问题。解决此类问题,渠道非常重要。传统的农产品渠道是层层中间商从农户手里低价收购,然后拉到城市层层倒卖,农民得不到实惠。而科技推广自上而下,往往雷声大雨点小,效果不佳。新农人则不同,他们许多是网络红人、电商达人,左手新媒体、右手大数据,借助新媒体平台,微信、微博、电商拓展渠道。不仅信息下行、产品上行变得容易,“最后一公里”难题也迎刃而解。另外,充分发挥新农人在众筹、预售、领养、采摘、文旅、直播带货等农业创新领域的作用,保障了生产、流通渠道的先进、稳定、畅通,农民奔小康的信心和决心也就更大了。

  五是新电商与新平台。农业做得好不好不仅看产品产量还要看质量,更要看收获多少真金白银。不管有多少新思维、新理念、新方法、新技术、新平台、新媒体,关键是农产品走出去。他们可以为农户把好最后一关,使农民的增产增收最后通过市场增值。据某电商透露,2019年,他们一家电商的农产品和农副产品成交额就超过了1364亿元,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预计2020年底,这一成交额至少会达到2500亿元,年增长接近100%。可见,农民不仅要“种得好”,还要“卖得好”。这中间新农人与新电商平台的作用很重要。

  新农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农民,而是新时代的一股新力量。也许他还是一棵幼苗,还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说,对农业农村了解不够深入、专业化程度还不高、“新农具”的推广还处于初级阶段,再加上某些“新农人”急功近利,不断换频道,太着急赚大钱而经不起失败等等,欢呼新农人的成功还为时尚早。但是,有了一大批有情怀、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农人,中国农业、农村的明天一定会更好。来源:农民日报

 来源:上海蔬菜经济信息网
  • 上海蔬菜经济信息网(www.vera.sh.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上海蔬菜经济研究会 网络支持:上海市农业科学院信息所网络部

    沪ICP备19022333号-2